绿云扰扰芋

排列组合邪路氏, 光速爬墙
DC 桶&哈尔
UT sans&Alphys
月球 麻婆&狗&Ciel
Dishonored Daud&Delilah
不合格古龙粉 真爱红雪和小凤
正在大山里吃雪
封面是我自己拍的琥珀宫吼吼

8.1茶话会

晚上几个同学都饿了,本来想去居酒屋吃点东西喝喝啤酒,结果日本的居酒屋居然需要出示证件证明年满20周岁才能消费酒精,不得已只好溜了溜了。我就拆掉了辫子把头发拨散,在便利店里拿了三听啤酒,之前我的波兰朋友Iza评价我“化个妆去酒吧都没有酒保会查我证件”的长相可能派了点用场,顺利地买完出来了。然后就很悲伤地在路边吃完了啤酒炸鸡,回两个女生的房间谈天,结果聊到了快三点钟,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太久不见真的会有这么多话可以说,话题根本停不下来,让我想到月初和啧啧聊megalo box的同人梗,结果打起了QQ电话,再然后居然从上 午 十 点 多聊到了下 午 六 点 多,绝了【】
我因为高二就脱产了的缘故,班里很多事情都不甚了解,这次茶话会补上了我错过的超多秘辛,才知道原来班里曾经有这么多暗流涌动……班主任“既不聋又不瞎”,但我怕是睁眼瞎了😂
首先就是二中原来有这么多戏精,比我所知道的还要多,强,真的强╮(╯_╰)╭ 有些人的事迹着实令我叹为观止,只想惊呼这tm都行。可笑的是,这tm都行,为什么只有我不行呢?这是个好问题。
然后不知道话题怎么转的,我问在场唯一有恋爱经验的R,怎么追人,怎么判断,他摆摆手说他也不知道,“我在高中的时候从来没感觉到过有人喜欢我”,又说我们班的女生“太优秀了”,如果找女朋友可能不会找高中同学,否则很尴尬云云。
我感觉有点复杂。如果是别的男生这么说,我会揣测他是否话里有话,在旁敲侧击,但是R这么说,我就知道he really means that because that’s just him。
就是说他真的对我曾经喜欢他这件事一无所知。我问了两个可以信任的女生,她们也说完全没有注意到。其实我应该是放心才对,失败的单箭头并没有被发现,也就免除了尴尬,但我感觉到一种迷一样的不甘心。或者说我觉得他有权知道事实,否则就不公平?到底是对我不公平还是对他不公平?毫无意义地把人卷入复杂情况是没有必要的,也是自私的。
我比较意外的是,我曾经以为我表现得很明显,而且是我克制不成功而导致的,并非刻意表露以进行试探。因为经过初中的失败单箭头之后我已经学会了伪装正常,我只是不知道原来我是这么擅长这件事情。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是否应该重新考虑一些事情呢?何况我曾经那么喜欢R,却也没有因为他是雷霆队的粉丝就去看我完全不感兴趣的NBA。但我始终记得化竞培训的某一天晚上我和他一起看了一场雷霆队的比赛,还有很多琐碎的细节,回想起来都是小事。只是现在算是move on了而已。现在的情况不那么一样,感觉像底线被突破了一些。
我问同学,他们觉得我性格怎么样。我没想到的是他们觉得我脾气挺好的,但一致公认我很“直”。想来也是,我很少对我关心的人发火,尤其不会以此宣泄情绪,可能换句话说我在关心的人面前比较能忍。但是对于我不在意的人对我的看法,I don’t give a sh*t. 所以在某些时候会显得很直。但实际上我是屁事特别多,心思特别重的人,脑子里弯弯绕绕的套路很复杂,如果跟我进一步亲近恐怕会被我烦死。所以我总是很容易被耿直纯粹的人吸引。我总是喜欢这样的人。但这样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总是和我没什么缘分。
在清水寺和浅草寺的求签结果分别是“只要有认定的对象,循序渐进地发展就能圆满”和“婚恋求职皆顺利”。
真的?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有时也相信随机概率。

评论 ( 12 )
热度 ( 1 )

© 绿云扰扰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