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云扰扰芋

排列组合邪路氏, 光速爬墙
DC 桶&哈尔
UT sans&Alphys
月球 麻婆&狗&Ciel
Dishonored 博爱粉
(不过最中意Daud和Delilah)
不合格古龙粉 真爱红雪和小凤
正在大山里吃雪
封面是我自己拍的琥珀宫吼吼

昨天推完了the Last Door S2,今天看了wikia里其他玩家整理的信息和分析小论文,结合自己的理解,总算搞清楚这个世界观设定。
其实谜底也很简单,但是游戏里屁话特别多,大部分角色说不了几句有逻辑的话就开始发疯,什么“不可名状的恐惧”……很克系。不看到结尾就一直处于一头雾水的状态,但需要记住前期流程中的信息,结合起来才能得出结论。所以断断续续地玩就会造成突然想不起来某个角色是谁这样的情况(比如:不好意思,Hugo Ashdown是哪位,前面出现过吗?)
先行者忘却一切从头开始探索、见识过终极后决心终止实验、最后双结局只能救一个人,这些设计都给我很强烈的既视感,算是悬疑向作品的经典桥段吧。

我很喜欢Anthony和Jeremiah这对。两个童年不幸福的孤独的男孩,在压抑阴沉的教会学校里因为Anthony一时兴起的搭讪结为挚友(可以说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和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探索神秘的知识,在秘密集会上几乎是热血地喊着“Videte ne quis sciat”的暗号,乃至做出疯狂的实验,即使成年之后来往渐疏,Jeremiah也会因为Anthony的一封信不远万里赶去处在Sussex的Beechworth庄园。简直可以唱一曲“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通关之后再回想S1里Jeremiah看到Anthony尸体的那一幕,感觉太难过了……他们四个的感情真好啊,这样的羁绊让人羡慕。还好Jeremiah回想起来了。
之前和卓哥聊天的时候,我说我对医生和烤麸的cp理解不能,因为烤麸在我看来只是个酱油角色,出场两集就领了便当,从来没有接近过事件的核心,也没有了解真相,游戏里对医生和烤麸的友情塑造也不够丰富。但是这样想的话,安东虽然直到最后一集都活在Jeremiah的记忆里,但是毕竟是一出场就死了,永远不能和Jeremiah一起探索研究了,这一对还要更惨烈。
其实我一开始(因为游戏最后语焉不详的解释)以为安东死后也进入了Zha'ilathal,并在此地与Jeremiah重逢,还想着他们两个永远留在Zha'ilathal也未必是坏事……后来才明白医生看到的两人的相处只是Jeremiah记忆中的泡影。
让Jeremiah进入the Other World并永久性封闭the Last Door,可能才是更好的选择吧,反正那个对他伸出手的男孩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回来了。Jeremiah's fate这个结局其实是有些莫名的。和这一切本没有关系的医生被卷入其中,最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来拯救Jeremiah,抱有死志、决心以身殉道毁掉这些秘密的Jeremiah反而侥幸存活下来了,他回到伦敦之后又要怎么办呢。玩到结尾的时候被Alexandre的情绪感染,惊慌失措地点了帷幕,就进了这个分支结局,其实不是很符合我的想象。下次试试Wakefield's fate结局。

评论 ( 7 )
热度 ( 8 )

© 绿云扰扰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