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叫我冷逆小王子

排列组合邪路氏,爬墙光速
DC 桶&哈尔粉
UT sans&Alphys粉
sp 一点点书和电影
正在绮色佳吃土

川剧,评剧版列宁在十月

笑疯

伊俄列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Biggest Cat:



川剧版 




川剧锣鼓起。
(列宁上。):汤一钵钵,菜一钵钵,汤一钵钵,菜一钵钵,菜汤汤!(亮相)
列宁:我,弗拉基米尔――(帮腔):伊里奇啊――就是列宁呀。
我,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大家都喊我是列宁。
苏维埃的主席不好当,
沙皇的势力呈凶狂,
革命的武装起波浪。
布哈林最近对我有意见,
那托络斯基想把我啊,来丢翻。
(帮腔):丢不翻啊!
(列宁夫人克鲁普斯卡娅上):
克鲁普斯卡娅:
托络斯基起了打猫儿心肠,
他的腰杆上别了一把左轮枪。
夫君为革命腹背受敌,
怕只怕,十月的炮火啊还没有打响,
夫君他就被那暗箭来射伤。
(帮腔):暗箭难防啊,何况还有左轮枪!




克鲁斯卡娅:相公!
列宁:娘子!
克鲁斯卡娅:听说列相公有难,夫人特来探过端详啊!
列宁:斯卡娅娘子,没得事没得事。革命关头,哪里还顾得上儿女情长。赶快回去!
克鲁斯卡娅:相公,万万当心!
列宁:快走快走!我马上还要和斯大林同志商量革命大计。
克鲁斯卡娅:好,相公!万万当心啊!相公!
列宁:娘子!
(帮腔):生离死别啊,革命夫妻不好当啊!
(克鲁斯卡娅下)




(斯大林上)
斯大林:老夫约瑟夫,老夫约瑟夫,听说大王有难,将军前来抽起。
(帮腔):抽不起啊。
列宁:
叫一声约瑟夫孤的爱卿,
有件事朕同你细说端的,
打冬宫咱还要从长计议,
切不可闹意气误了战机。
冬宫内到处有许多裸体,
全都是大理石雕刻成的。
斯大林:尊一声敬爱的--
(帮腔)弗拉基米尔•依里奇
三日前本将军已传话下去,
打冬宫不准毁坏文物古迹,
开枪不能朝着壁上的裸体,
那都是老沙皇留给我们无产阶级的!
(帮腔):是我们无产阶级的!
(两人握手)
列宁:攻打冬宫的日子,就定在腊月初七!
(帮腔):是阴历啊,不是阳历!








评剧版




(背景:列宁头粘一皮套,上穿马甲、背带裤,脚蹬马靴,上场)




列宁(念白,唐山味):




十月革命刚成功,




国库紧张粮食空。




我,列宁,我命瓦西里把那粮食弄,




天到这番时分不见回来,




你说这是咋滴儿了呢?    (这里唐山味尤浓)




思前想后让我放心不下呀!




 




列宁(唱):




列宁驾坐克里姆林宫,




叫一声斯大林列夫,向前听分明,




我命那瓦西里去把粮食弄,




天到了这般时分不见回城嗯~~~~呐。  (这里是评剧甩腔)




 




瓦西里(上场,河北梆子腔):




杀出了东宫啊,圣彼德儿堡,




收到粮食几十包,天色已晚,




忙向列宁去报告~~~~~呀!






评论
热度 ( 26 )
  1. 不要叫我冷逆小王子伊俄列那 转载了此文字
    笑疯
  2. 伊俄列那Biggest Cat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不要叫我冷逆小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